阿离

不知道未来有多远,只希望陪你走更远。
我不想待在原地止步不前。

自此爱上的人都像你

你可爱的阿离突然出现( • ̀ω ⁃᷄)✧



信信第一人称*

刀……是不可能的,一定要看到最后哦




“如果努力有用的话,还要天才做什么?”

“能群攻,何必单挑呢?”


我爱他的声音,那么像你,但他不似你那般卑鄙无耻,你对敌人太过于心狠手辣,就像你当初推开我。


可就算如此,我还是钟情于你。哪怕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我也没有办法收回自己的心。


我曾透过他听你的声音,我让他说你说过的话,只是不管多像,不是你,始终都没有意义。


他一袭白衣,风度翩翩。他对每个人都好,却笑中带着疏离。这点确实像你,可是我已经不想再要这种表里不一的爱情了。




他一头紫发,永远行走于夜色当中。


刚见他时,我差点把他做你,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。他不像你惯于与人谈笑风生,似乎一直都是一个表情,而且他不曾拿下他的面具,我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。


更何况他那一头长发,若真是你,怕是不会蓄发吧。




他身着铠甲,气宇轩昂,冲锋陷阵。他手持大剑,每每为了护我而把我挡在身后的模样是真真像极了你。


从前你也是这样,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,无论你在哪都能从天而降及时赶到。可是现在我面前的再也不是你了,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的,就是你因为保我而战死在沙场上这件事。


我还是不相信你真的丢下我了,所以我用在拼命的寻找与你相似的人。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让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
“刘邦,我爱你。”


既然你不在了,那便让我随你一起去吧。



end……就怪了!



刘邦:“哟,刚从泉水复活就听到雏儿的告白啊~”


“狗韩信,你踏马在那自言自语什么呢!再不动地方你就要被乱棍打死了!”


“要秀恩爱回家秀去,你老公都踏马复活了你还在那发呆!!”


“妈的,打不下去了, 投了投了。”


韩信:“……”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我这鬼脑洞!猜猜像邦哥的那几个都是谁?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


跟朋友练小号,取了这个搞事的名字,配上忘羡的头像,突然觉得很配是怎么回事??

求之不得(邦信)(二十一)(完)

 

有生之年……

我竟然写了……

烂尾别看。

ooc瞩目

他们在一起了,过得很幸福

愿你们也像他们一样幸福

 

 

 

 

 

自从跟刘邦在一起,韩信才发现他其实是个特别小心眼的人。

 

 

现在不像以前上学那会,韩信若是不想和人接触就可以随心所欲,可以对人爱答不理。作为部长的他有很多工作需要和人交流、沟通,出外勤也免不了与合作方出去喝酒。刘邦虽然想韩信走哪他跟到哪,但毕竟是经理的身份,不可能每次都陪在韩信身边,对此刘邦总是很不满。

 

“信信,下次离那个姓陈的远点。他每次都色眯眯的盯着你看!”

 

“信信,今天你在外面笑的太好看了,下次只能在我面前那样笑知道吗?”

 

“信信……”

 

“怎么?”瞪。

 

“没什么,就叫叫你。”笑。

 

如此如此,刘邦总是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让韩信少与人接触,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情敌。

 

韩信嘲笑刘邦说:“以前真没发现你28岁一个人竟然像幼儿园小孩一样,幼稚的要死。”

 

刘邦回:“我要是小孩子,你就是我手里的糖,知道它很甜但又舍不得吃。”

 

刘邦这一语双关,倒给韩信闹了个大红脸,本来觉得以前的自己已经够不要脸了,却没想到刘邦比他道行更深。

 

好像跟刘邦在一起之后,自己的脸皮就变得越来越薄了,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好现象?记得以前赵云也是这样,然后被自己…

 

想到这韩信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开什么玩笑?自己一个攻怎么会突然变成受!

 

可是刘邦怎么看也不像下面那个啊…

 

靠,难道我就像了?!

 

算一算也在一起有3个月了,但刘邦从来没提过那方面的事,这是个正常男人的正常表现吗?说不定心里正打着什么算盘呢,就等着自己往坑里跳!

 

不行,一定得想个什么办法套路他一下…怎么才能让他上当呢?韩信眼睛一转。

 

有了!就这么办!

 

 

“刘邦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

“来了。”刘邦一听韩信叫他,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过来一屁股坐到韩信旁边,顺手搂住人肩膀。

 

“什么事?”

 

咳。韩信轻咳一声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快速回答不准考虑。”

 

刘邦不知道韩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还是笑着点点头,“好,你问。”

 

“你喜欢酸的还是甜的?”看他平时吃东西的习惯应该是喜甜。

 

“甜的。”果然。

 

“西瓜还是草莓?”这个绝对是草莓。

 

“草莓。”很好。

 

“茄子还是黄瓜?”他爱吃黄瓜炒鸡蛋。

 

“黄瓜。”真佩服自己。

 

“蓝还是红?”嗯……他应该会喜欢我头发的颜色。

 

“红。”没看错你。

 

“上还是下?”终于到最后了。

 

“xi……上。”恩??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?!

 

刘邦抱臂笑的像只狐狸,他终于反应过来韩信是想干什么,原来是想套路自己,只可惜啊,他刘邦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人。

 

刘邦看见韩信马上就要露出计划通的表情时,却突然愣住,像是在回味刘邦刚刚回答了什么,模样十分有趣。

 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韩信不死心地问。

 

“我说……”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答案一般,刘邦慢慢靠近韩信,扶着他肩膀顺势把他压倒在身后的沙发上,一条腿挤进韩信两腿中间,嘴唇贴着韩信的耳根,声音低沉而诱惑。

 

“我说,我喜欢上。”刘邦故意加重了最后一个字,吐出的气息悉数打在韩信的耳廓,然后刘邦很明显感受到韩信身子抖了一下,耳朵和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通红。

 

这纯情的样子,真让人想象不到他是个谈过恋爱的人。

 

 

韩信这个气啊,什么温柔,什么体贴,都是他装出来糊弄自己的吧!被自己这么一弄狐狸尾巴全露出来了。韩信在心里嫌弃着,直到韩信蜷起腿碰到某个半硬着的东西时才一下子清醒过来。他赶紧收回不知道什么时候环在刘邦脖颈上的手臂,想要挣扎着坐起来,无奈身上压着个大型犬怎么都挣脱不了。

 

该死的刘邦还敢给我起反应!

 

韩信狠狠瞪向刘邦,无奈后者是个不要脸的人,并不会为自己的眼神所动,最终败下阵来的还是韩信自己。

 

“起来。”韩信没好气的说。

 

“不继续套路我了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想怎么样,要杀要剐?”

 

“我哪敢啊。”刘邦终于不再捉弄韩信,卸下力气歪倒在韩信旁边。他伸出手拨弄韩信的发丝,另一只手握起韩信的使其十指相扣。

 

刘邦的眼睛盯着韩信的脸,等着韩信也转过头与自己对视,才一字一句开口。

 

“我等你,会等你原意把自己完全交给我。”

 

能为你做的,我都不会有丝毫犹豫。

 

因为你是我的求之不得。

 

 

 

 

End(??)

蜜汁烂尾,但是我也不记得我要写什么了……

没想到拖了这么久,我真的对不起你们。

应该还有番外吧……但我也不敢保证(gun)

吕云的番外我码了的,但是我没写完

谢谢你们喜欢,我想我大概该停手了…。

直到现在文档里还有很多没敢发出来的坑,毕竟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填完

感谢大家的支持,如果有时间我会填坑的(会吗?)

笔芯❤

 

咸鱼好久…lof崩了好几天,虽然现在也没好…


邦信会更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,正在写吕云的番外,因为自己想看(bu)


写完之后大概要休息下,平时上班太累了。


谢谢你们的喜欢,笔芯❤

求之不得(邦信)(二十)

ooc瞩目

其实已经写完好几天了但是一直忙没有放

上班好累啊……

大家后面有什么想看的吗?

 

 

 

韩信在床上躺着躺着,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,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暗了。

 

大概是新买的床太舒服了,韩信坐起身抓了抓头发想。

 

对了,睡着之前我想干嘛来着?好像想给刘邦打电话吧…手机呢?

 

韩信在床上乱翻一通,终于在被子里找到了他的手机。

 

按亮屏幕,韩信看着一排未接来电吓了一跳。除了一条舍管老师打来的,其余全是刘邦。

 

韩信赶紧先给舍管老师回了一个电话,因为中途搬出宿舍,还有一些资料没有填完,明天需要去一趟学校。跟老师定好时间后,韩信想了想放下了手机。

 

虽说心里已经下了决心,但到了真要实施行动的时候韩信还是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。真的想好了吗?不反悔?韩信指尖微凉,捏在手里的手机就显得格外的烫。低头瞅了一眼来电记录,在自己睡着的时间,刘邦一直都在给自己打电话,只不过自己设置的静音所以根本听不见。

 

啧,韩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畏缩缩了!不就是回个电话么,有什么难的!

 

把平时刘邦总是用的激将法用在了自己身上,这招确实挺管用,韩信拿起手机心一横就直接点开未接来电,手机就自动拨了回去。

 

和上一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一样,刚拨过去就被人接了起来。

 

“韩信?你在哪呢?!”刘邦接起电话,还没等韩信开口就好火急火燎的先问道。整个人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把握住放在鞋柜上的车钥匙,就等韩信回答好立刻出门。

 

“我在新租的房子啊…”本来就有些紧张的韩信听到刘邦的语气马上又弱了下来,看样子他现在急得不得了。

 

“在哪?”

 

“在……”韩信刚下意识的想回答刘邦的问题,转念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,自己不是要告诉刘邦答应跟他在一起么,怎么就变成要回答他自己家在哪了?

 

“等一下,我要说的不是这个。”

 

“嗯?你说。”刘邦收回了正要往门外迈的右脚,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,身子斜着倚到门框上。

 

“之前那天…我不是说考虑一下么,我现在考虑好了。”

 

刘邦一听立马睁大眼睛直起腰,双手手心也突然开始出汗。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对于韩信的回答既期待又害怕。

 

原来他这些天并没有躲着自己,而是真的像他说的一样在认真考虑……是自己错怪他了,还乱想了那么多。只是如果他的回答是拒绝,那自己应该做什么表情好呢?

 

刘邦索性闭上眼睛听天由命,安静的等着韩信的下文。电话那头也出奇的静,要不是还有一点韩信的呼吸声,刘邦都要以为自己在对着空气讲电话了。

 

韩信清了清嗓子,张开的嘴唇带着一丝颤抖。

 

“刘邦,我们试试。”

 

说完之后韩信终于如释负重,深深吐了一口气,简单几个字仿佛用掉了一个世纪。

 

果然谈恋爱什么的好费脑子啊……

 

电话另一头的刘邦却是直接怔在原地,明明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,但在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还是愣住了。喜欢的人说和自己在一起试试,这种感觉就像心里的一直悬着的石头稳稳的落了地,幸福来得太突然,兴奋到都失去了言语。

 

“喂?刘邦?你在听……”

 

“韩信,我喜欢你。”刘邦平复了自己情绪,把上次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。他希望韩信明白,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他,与其他任何都无关,他不想韩信对自己有什么误会。

 

“我喜欢你,可能从第二次见你的时候就开始了。”刘邦见韩信没有回应,便自顾自的讲了起来。“刚一开始总是捉弄你是因为你实在是很有趣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看你炸毛的样子,现在想想,大概是那时候就对你有感觉了吧。后来知道自己喜欢上你之后就想拼命对你好,但是却总是被你拒绝,不过也是,一开始你那么讨厌我,怎么会突然接受我。”刘邦说到这,低头笑了笑。

 

“后来你慢慢的对我态度好了起来,说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身份……是后来才知道的。一直不知道你对我还有那样的误会,我以为你能看出来我喜欢你呢。不过也多亏了这个误会了,不然我恐怕得一直待在你的黑名单里了吧。”

 

“切……就应该把你一直拉黑,不让你出来。”韩信撇嘴。

 

“可别,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拐回来,你不能反悔。”刘邦赶紧打断他,生怕他只是一头热才答应的自己。

 

好不容易盼到这么一天,怎么能让它溜走呢?

 

“对了,刚刚问你还没说完,你搬哪儿了?”

 

“干嘛?”韩信故意问了一句。

 

“去接你出去吃饭,我猜你现在肯定还没吃。”刘邦歪头想了想,“或者我做给你吃?不过那得先买点东西,你那附近有超市吧?”

 

跟自己讨厌的人突然间成为恋人,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,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。但韩信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心情好像很愉悦。

 

“那在我家做吧,不想出去吃,老在外面吃都腻了。地址是……”

 

“好,等我…15分钟吧。”刘邦看了一眼手表算了算时间,“然后再一起去买东西,你看呢?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韩信应声收了线,脑子里浮现出刘邦系着围裙在厨房做菜的身影。

 

 

自己…居然答应和他在一起了…

 

 

 

 

tbc.

 

 

 

 

我真的布吉岛寄几在写什么…

反正在一起了,嗯

接下来是啥我也不知道(ni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

 

求之不得(邦信)(十九)

 

ooc瞩目

好久不更都快忘了…

快完结了,大概会写吕云番外(…)

 

 

 

韩信是托张良给自己找的房子,一室一厅,离公司不过3站路,上班极其方便。周围超市饭馆一应俱全,也不用担心会饿着肚子。韩信收拾完屋子不得不感叹自己发小的心思缜密,什么都为自己考虑好了,简直是他这个生活白痴的救星。

 

韩信舒舒服服的躺在整理好的床上,掏出手机和给张良拨了电话过去,打算表示一下感谢。

 

“喂,小良良!你找这个房子太棒了,真不愧是我发小,谢了啊!”韩信咧着嘴,夸张良的同时还不忘顺带抬高自己。

 

“嗯,不客气。”

 

张良表示你以后别再叫他小良良他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

“下回咱俩吃饭就可以来我这了,这位置离你也近,晚上来不及回去还可以留宿。这么一想还真是方便啊!自己租房子感觉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

“你想的倒是挺远的,但是你忘了咱俩都不会做饭了吗?去你家,喝西北风么?”张良暗自翻了个白眼,虽然不想打破韩信的美好幻想,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两个不会下厨的人凑到一起,难道买两盒泡面吃?要不就是叫外卖,那和出去吃有什么区别?

 

“唉,说的也是…”韩信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脑袋里忽然就想起刘邦来了,他前几天好像说会做饭来着?

 

不对,为什么要想到他?

 

张良见韩信没动静,猜到他又是想什么走神了,便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,毕竟还有论文没写完呢。

 

“韩信?没事的话我挂了。”

 

“啊…等等!先别挂!”

 

“又怎么了?”很少见韩信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啊。

 

“小良良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

“爱过。”

 

“不是!我是想问你觉得刘邦这个人怎么样?”本来想问如果无意间总会想起一个人是什么意思,但对着张良实在问不出口,因为绝对会被他嘲讽。

 

“刘邦啊…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吗?我总共才见过他两次而已。怎么,准备投怀送抱了?”

 

“没有!”韩信急忙否认但是语气却骗不过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人。张良在那头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,仿佛是在说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。

 

韩信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,现在真是说什么都解释不清了。

 

“唉。”张良叹了口气,说:“虽然我不是很懂你们基佬,但是听很多人说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,免得以后后悔。”

 

韩信听着张良说的话,也不去反驳了,老老实实的闭了嘴。他承认自己心里是对刘邦有那么一点点感觉,但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明明他是自己最讨厌的类型……

 

“不过,你也别太纠结了,敌不动我不动啊。”张良想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

“……关键是敌已经动了。”

 

“哦……他动作还挺快啊,那你怎么想的?喜欢他就答应吧,你跟赵云都分手那么多年了,是时候重新开始了。”张良一顿,“你别告诉我你还对赵云余情未了。”

 

“那倒不是,不过…前些天我见到他了,他倒是一点都没变。”

 

“what?”张良吓的连英语都飙出来了,难怪那天自己在学校里看到的身影那么眼熟,不会就是赵云吧?

 

“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我好像在我学校见过一个很像赵云的人……但是我当时以为自己眼花,所以也没跟你说。”张良扶额。

 

“什么??小良良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!”那样的话就不会在突然见到他的时候失去冷静了。

 

“我哪知道那真是赵云,我以为他还在X市呢。”张良委屈。

 

“哎。”韩信叹了一声,两个人陷入一阵沉默。最后还是韩信先开了口,说会好好考虑张良的话,就当给刘邦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。

 

 

挂了电话,韩信卸下身上的力气,将整个人陷进床垫里。脑海里还是刘邦那天认真的表情,他突然发现,在遇到刘邦之后,自己好像就很少再想起过赵云了。

 

就算不想承认,也不得不承认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已经掉进刘邦的陷阱里了。他挣扎过,逃过,最后还是沦陷了。

 

我很想知道,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温柔。

 

 

刘邦从李白那回了家之后还是不死心的又给韩信打了几次电话,无一例外的依然没有人接。本来在李白那得到的一点点安慰,现在感觉又消失了。刘邦从没觉得这么无力过,原来他对韩信依旧一无所知,也依旧被拒之千里。

 

就这么讨厌我吗?讨厌到连我的电话都无视?

 

刘邦掐着自己的手指,力气大的手指头都泛了白,但是他却好像没有知觉一样无动于衷。

 

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直到手机铃声震碎了这凝固的空气。

 

刘邦猛地从臆想中回过神,眼睛转向被自己扔在沙发上的手机。屏幕一闪一闪,来电人是——韩信?!

 

 

 

Tbc.

 

 

信信要直视自己对邦邦的感觉了

好期待哦(并不)

感觉越来越没有脑细胞了,果然不适合写文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

 

求之不得(邦信)(十八)

ooc瞩目

突然勤奋

李白哥哥久违的出现

有蠢邦出没,注意233

 

 

 

 

刘邦觉得自己那天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。

 

他确实一直都想跟韩信表明心意,也猜到韩信应该多多少少会感觉到一点,但仍怕自己会吓到他,怕他会再像刚认识的那时候躲着自己。

 

不过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现在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。好在当时他反应不算特别激烈,没掏出刀子捅死自己,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…吧。反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比以前更不要脸的靠近他,对他更好,然后让他成为自己的。

 

我一定要让你知道,我有多么喜欢你。

 

仔细想想,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呢?其实自己也记不清了。明明很讨厌脾气又坏又倔的毛头小子,但在熟悉他的过程中,竟觉得他叛逆的可爱。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逗他,看他气的龇牙咧嘴,却拿你没办法的样子。

 

刘邦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韩信,他朝自己恶言相向的时候,真是活像一个小流氓。而自己竟然从那时起就开始逗弄他了,好像更恶劣是自己啊…

 

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呢?有没有认真的考虑我的表白?不过说起来,自己好像只说了在一起,并没有说喜欢你……

 

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!?看来…还是得找个时间再重新的好好表白一次才行。

 

等等,自己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。虽然上次赵云说不会再破镜重圆,但难保韩信他还对赵云念念不忘啊!签合同那天晚上韩信的反应,怎么想都不正常吧?还有表白之前明明自己就说了赵云的名字,他就一副护犊子的表现也不太对劲吧?难道,韩信还喜欢赵云?他那天没有答应自己,说考虑的话只是敷衍?

 

不行!等不了了!

 

刘邦一想到韩信可能还对赵云有意思,他心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难受。他掏出手机看都没看就拨了联系人第一个,没想到却是占线。

 

不会是在给赵云打电话吧?!

 

想到这个可能性的刘邦突然苦了脸,心情一扫之前的愉悦,陷入了乌云中。

 

大脑进入短路的刘邦来不及考虑那么多,抓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就飞奔了出去,满脑子算全都是“去找他,去找他,去找他……”

 

得了,恋爱中的人果然智商会变低,根本没有例外。

 

当刘邦火急火燎的来到韩信宿舍时,敲开门一看却不是自己熟悉的身影,刘邦这才想起来韩信住的是双人宿舍。

 

“啊…同学你好,请问韩信在吗?”刘邦惊讶的表情在脸上还没出现一秒,便被他敛了去,换上一贯的微笑客气的问道。

 

“他搬走了啊。”身为韩信的室友还从没见过有什么人来找过韩信,毕竟他平时在学校里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。室友的心里有些疑惑但并没有表现出来,反正韩信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。

 

“什么?!搬走了?”记得自己之前问过他要不要搬出来,他那时候还说没想好呢,怎么突然就搬了?难不成自己的猜想是真的?他现在又开始躲着自己了……

 

“那,那你知道他搬到哪了吗?”刘邦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

“这…我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

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”

 

刘邦看着合上的门一下子就蔫了,之前听周瑜说韩信在学校基本不怎么和人打交道,却没想到连室友的关系都这么疏远。

 

这下怎么办才好啊……

 

真希望时间能倒流,至少让自己在表白之前过过大脑,就不至于现在连韩信在哪都找不到了。

 

 

“卧槽哈哈哈哈哈,刘邦你什么时候变这么笨了??”

 

回家路过李白的餐馆时,刘邦突然想到说不定李白可能会有什么好办法,于是便停了车走了进去,结果刚把事情前前后后跟他说完,就得到了李白式嘲笑。

 

“哈哈哈我好想把你现在这愁眉苦脸的样子照下来发朋友圈里,相信我你一定会火。”李白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,抱着肚子笑个不停。终于在收到刘邦的一记眼刀之后噤了声。

 

“不过说实在的,你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?按韩信那天的表现来说,他应该对你有意思的,而且他也不像是会说谎的人,不至于要敷衍你吧。”李白把玩着桌子上的小茶杯,难得的正经起来。

 

刘邦听着李白的分析,想想也确实有道理。说不定都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呢,韩信这个人表里如一,若是他还喜欢赵云,在那天就应该直接拒绝自己的,哪还会绕这么大弯子呢。

 

想通的刘邦这才没了刚刚那般苦恼,恢复了正常。虽然很多时候自己这个好友很不靠谱,但是关键时刻还算靠得住。

 

临走的时候李白重重的拍了拍刘邦的肩对他点点头,意思就像是“兄弟,我支持你”似的。目送着刘邦上了车,李白赶紧闪回店里一边笑一边溜进休息室,拿出手机发了个朋友圈“臭不要脸的死党终于不经诱惑陷入爱河,无比感谢那位拯(治)救(好)他的红发男子。PS:头一回知道姓刘的这么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”

 

 

 

 

Tbc

 

 

 

李白哥哥小能手又开始作死啦哈哈哈

不过好在还是很助攻的

邦哥已经彻底被我写傻了,药丸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

 

 

求之不得(邦信)(十七)

ooc瞩目

这次更完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

云妹助攻666

 

 

 

 

“对了,Z.Y是韩信家里的产业刘先生清楚吧?”

 

那天两人谈完正准备走的时候,赵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回头对着他走在他身后的刘邦问道。

 

刘邦一度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但他看赵云的表情,也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。于是胡乱的答应了一句,说自己知道这件事。

 

嗯,刚知道。

 

刘邦回到家琢磨了半天,终于想起来那天在韩信的宿舍,为什么韩信看到自己的名片之后忽然态度对自己好了起来。

 

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啊。

 

那自己突然升为经理,而韩信恰好做了部长也都是他安排的咯?这中间难不成有什么误会?

 

刘邦不犯迷糊的时候,脑袋转的还真快,完全想象不到之前那个沉迷爱情,智商下降的家伙。

 

看来是时候该跟他谈谈了,刘邦摸着下巴想。

 

 

第二天一上班没多久,刘邦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把韩信叫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

韩信咬着唇盯着经理办公室几个字犹犹豫豫,以为自己前几天的表现让刘邦还没消气,踏进办公室的门时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

自己没做好本职工作,刘邦作为上司一定会批评的吧……

 

韩信本来有些害怕。

 

但进入之后,发现刘邦和往常并没什么两样,还是笑着看他然后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些。

 

韩信皱眉看过去,踩着不稳的步子走向办公桌。一边观察刘邦的表情一边考虑待会要怎么道歉。

 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待韩信刚一站定,就听刘邦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

到底回答“是”还是“不是”?

 

回答“是”的话刘邦肯定要问自己有什么心事,回答“不是”的话又怎么解释之前那个晚上的表现?

 

“我……”韩信低着头,不敢看刘邦。他藏不住心思,害怕自己的眼睛会出卖他。

 

“你跟赵云…”

 

“不关他的事!”还没等刘邦说完,韩信就匆匆地打断了他。

 

韩信就像一个护着自己玩具的孩子,哪怕对方还没靠近,就已经把玩具护在了身后。

 

韩信心里知道,自己确实不喜欢赵云了,但在过去这么久之后再次遇见他,心里难免会犯别扭。况且那是初恋,哪能是说忘就忘,心里这个疙瘩还真有点难解。

 

刘邦苦笑,我还什么都没说呢,就反应这么激烈吗…

 

“…抱歉,刚刚…有些激动了。”韩信缓了缓,平静下来很多,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道歉肯定是万无一失的方法。

 

“好,那不说赵云了。说说…你的身份?”刘邦手里拿着支笔转来转去,挑眉看向韩信。显然后者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又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,惊讶的神色一览无遗。

 

他为什么要戳穿我?不让我知道不是更好吗?韩信脑子里几十个为什么一闪而过,但是马上又冷静了下来。

 

刘邦现在怎么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?

 

想到这里韩信有些生起气来,完全忘了一开始自己畏畏缩缩的样子。他瞪起眼睛看着刘邦,就算是自己有心事又和他有什么关系?

 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接近我!”哼,今天我就要让你露出狐狸尾巴!

 

“韩信,跟我在一起吧。”刘邦一个没忍住,就把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 

哈?这跟我之前问的有什么联系么?

 

“老子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啊?!”

 

“不是你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接近你吗?”

 

“我…”韩信疑惑,“不就是想借着我的身份往上爬吗?”

 

唉,刘邦在心里叹气,原来我在他心里就是这种人,看来以后得好好调教调教他了。

 

“你觉得我自己当不上一个小经理?”

 

韩信竟然低头认真的考虑了一番,然后抬头看刘邦,摇了摇头。

 

“那不就得了?”

 

“不对!经理之后还有很多职位呢!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那些啊!”

 

嘶…刘邦深吸一口气,被韩信气的牙根痒痒。真服了这小东西了,好想打开他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,怎么就这么死心眼!

 

“那算你说对一半吧,其实我最想要的职位是…”刘邦话锋一转,竟大大方方承认。

 

果然!韩信瞪着眼睛等着刘邦的下文。

 

“销售部部长的夫君。”刘邦坏笑着凑近了韩信的耳朵,每一个字都说的诱惑至极。

 

“…滚!没这职位!”意识到自己是被捉弄了的韩信张嘴就骂,惹得刘邦皱眉——这骂人的习惯得改改了。虽然,骂起人来的样子也很可爱。

 

“其实,你也有点喜欢我吧。”

 

被刘邦说中心思的韩信有点吃瘪,但嘴上依然不甘示弱。

 

“谁、谁他妈喜欢你这个表里不一,笑里藏刀,人面兽心,衣冠禽兽的紫毛怪!”

 

“哈哈这么夸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~”

 

“谁夸你了!不要脸!!”韩信气的喘着粗气,胸口一上一下的浮动,脸上也泛着红。

 

“跟我在一起多好啊,你看我可以每天接你上下班,还能教你怎么工作;周末呢,我可以带你出去玩,也可以在家给你做好吃的。怎么样,不亏吧?”刘邦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着,为了把韩信拐回家可谓费尽心思。但仍然乐此不疲。

 

我他妈怎么这么喜欢你呢。

 

喜欢到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,只要你点点头,甚至愿意为你摘下天上的星星。

 

想我从来没有追过人,以前都是别人不请自来,只有你,让我心甘情愿的等,哪怕希望再渺茫,也没想过放手。

 

刘邦收起了刚才的嬉皮笑脸,一双紫眸晶晶亮的看着韩信,眼底泛起的温柔让韩信一时间失去言语。

 

韩信想起来他们之前发生的种种,从刚一见面就被自己列入黑名单;第二次,在李白的餐厅又一次遇见,更没想到的是他还跟李白是好朋友;第三次在聚财火锅店碰到他和同事一起聚餐……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,那么接下来又算是什么呢?

 

这个人虽然表面很坏,但是对自己却很好。送自己回宿舍,帮自己选西装,虽然都是举足轻重的小事,但是对于缺少关心的自己来说,真的很温暖。

 

 

虽然一开始确实不怎么喜欢刘邦,但是经过这些时间,自己也不像以前那么讨厌刘邦了。而且从刘邦语气看,他好像确实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Z.Y的总裁。

 

给他一个机会,也不要紧吧?

 

韩信在心里纠结着,面前的刘邦却无奈的笑了。

 

就连被告白的时候也能神游,真是……

 

“不说话,就是答应了?”刘邦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韩信的旁边,伸出一只手把韩信圈到怀里,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弄的韩信耳朵痒痒的。

 

“……谁答应了!”韩信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,赶紧退开,逃离了刘邦的怀抱。

 

“你…你让我想一想。”被刘邦弄得耳尖泛红的韩信,说完这句就逃命似的头也不回出了办公室。

 

 

 

tbc.

 

 

 

于是邦哥终于憋不住了

脸红的信信真的太可爱了想日

然后后面的剧情我没想好怎么办(ni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

求之不得(邦信)(十六)

哈哈哈,我竟然这么久没更文……

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

这篇有布布出了一点点的场

我会努力把这篇写完的,嗯

 

 

 

 

韩信一整晚都没太睡好,因为赵云的事,几乎一整晚都在琢磨他这些年到底干什么去了。

 

当然没睡好的还有刘邦。

 

刘邦现在非常、特别、极其的想知道韩信跟赵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

他怎么能对着其他人,露出那样的表情。

 

可能是老天看不过去他为了这件事而心塞,所以当刘邦走在去李白餐厅的路上,透过一间咖啡店的玻璃窗,看见了貂蝉和赵云的身影。

 

他们俩怎么会在一块?

 

刘邦顾不上多想,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

正好还想问问赵云,他跟韩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

 

赵云和貂蝉在店里叙旧聊的正欢,咖啡店门上的铃铛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。

 

两人同时抬眼向门口看去,和刘邦投过去的视线刚好对上。

 

“诶?这不是邦哥吗?”

 

“这不是刘先生吗?”

 

“你们认识?”赵云知道貂蝉并不管理公司的事情,所以对她会认识刘邦这件事心生疑惑。

 

“唉,你还不知道我爸,整天就盼着我早点嫁出去,所以……”貂蝉冲刘邦一边招手一边回答赵云,后面的话不用说,赵云便会意的点点头。

 

刘邦快步走过来,脸上带着一如既往温润的笑容,先问了个好,又表示出对两个人在一块的诧异。

 

“你们……”刘邦毫不见外的拉来椅子坐下,打破了他一贯客气的形象。

 

废话,要脸还怎么追老婆。

 

“邦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表弟,刚从x市回来,现在还在D大上学,这次回来就是准备接手姑父的公司……”

 

“咳咳…”

 

貂蝉手舞足蹈讲的正在兴头,赵云轻咳一声打断了她。

 

“姐,我突然想起来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刘先生要谈,你能不能……”赵云抿抿嘴,不太好意思的看向貂蝉。

 

“行,那你们谈,我叫吕布送我回去。”貂蝉通情达理,知道他们两个想谈事情便没在多说什么。貂蝉冲着窗外招了招手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便抬脚走了进来。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,令人难以靠近。那个男人低头听着貂蝉说了些什么后回头看了一眼赵云,才跟着貂蝉离开。

 

刘邦收回放在吕布和貂蝉身上的目光,转回头看向赵云。不似前几日的西装革履,今天休闲的打扮,让赵云整个人充满阳光。刘邦才意识到这个人也还只是个大学生而已。

 

“虽然这样问很冒昧,但是我想知道你以前跟韩信发生过什么吗?”刘邦并不想拐弯抹角,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,因为他实在是太想了解韩信的过去了。

 

“刘先生是喜欢他吧。”

 

刘邦没想到赵云会反问他,而且还是一副很肯定的样子,心下有些惊讶。但是他也没有想过要遮遮掩掩,既然说到这,那也没什么好掩饰的,更何况,刘邦现在急着想要宣布韩信的所有权。

 

“是,我喜欢他。”

 

赵云直直的看向对面的刘邦,眼睛一眨不眨。刘邦虽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,但也毫不躲闪的与他直视。良久,赵云才终于将眼睛垂下来,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

 

刘邦没弄懂他这是唱的哪出,但也没出口询问,只看赵云目光放远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
 

半饷,赵云才将视线转回刘邦,慢慢跟他讲起自己跟韩信高中时期的日子。

 

虽然听着现在喜欢的人的前男友讲着他们之前的种种,心里有点不太舒服,但刘邦还是专注的听着。

 

这是关于韩信的过往。

 

这个从他出生到现在最喜欢的人,而且他相信会喜欢一辈子。

 

——不,是爱。

 

刘邦一声不响的听赵云讲,怪不得韩信的身影总是透露着些许落寞,原来他这些年过的这样令人心疼。

 

恋人的离开给他造成的打击不小吧,刘邦心里明白,十几岁的年纪遇到这样的事情,当时他心里肯定很不好受。

 

但是赵云为什么要离开?

 

刘邦带着些疑惑的眼神看过去,赵云像是知道刘邦想问什么一样,还没等他开口就先说道:“我父亲那时候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们的事情。”

 

刘邦恍然大悟,赵云的父亲是赵氏总裁,那么不想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一个男生而威胁他确实很正常,只不过对两个人来说过于残忍了一些。

 

韩信这么倔强的一个人,肯定不会把自己的难过讲给别人听,从他那天晚上见到赵云的表现就能看出来,他一直都没有真的放下这个人。

 

这么多年,你一定过的很辛苦吧,放心,以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。

 

 

“让您耽误这么久听我讲故事很无趣吧?”

 

“不,怎么会,反而是我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些。”刘邦顿了顿,“你……没想过和韩信重来吗?”刘邦想了半天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这个问题。

 

他们之前互相喜欢,就不想重新来过吗?之前年纪小没有办法反抗父母,但是现在成年了,也有能力了,就不想再回到彼此身边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自己……

 

赵云知道刘邦是在担心什么,无非是怕自己抢走韩信,他这次回来先找到Z.Y合作其实只是想看看韩信现在过得怎么样,至于其他的赵云都没有想过。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恨不得违抗父亲的命令,可是一旦父亲对韩信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,他一定会后悔。

 

不过过了这么多年,很多东西都变了,比如韩信的身边出现了刘邦,而自己的身边……也有另一个人了。

 

“放心吧,我不会打扰他,看得出您很喜欢他,我会祝福你们的。”

 

刘邦舒了一口气,还好。不然像赵云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,刘邦还真有点犯愁。

 

不过就算面前困难重重,我都不会轻言放弃,韩信。

 

你一定会是我的。

 

 

Tbc.

 

 

 

快了,距离完结不久了……

现在大家的身份都清晰明了了恩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笔芯❤